杀人回忆不会被忘记

发布日期:2019-11-22 02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2003年,韩国导演奉俊昊以上世纪80、90年代发生的“华城连环杀人案”为原型,拍摄了电影《杀人回忆》,影片采用了开放式结尾,查案警官直视镜头的目光,写满了愤怒与不甘。

16年后,消息传来,这起悬案的嫌疑人终于被警方基本锁定,而此时,距离连环凶杀案的最后一起,也已经过去了28年,远远超出了命案追诉期……

据韩媒报道,当地时间9月23日,韩国警方称,“华城连环杀人案”的嫌疑人李某,在过去案件调查过程中曾接受了警方调查。

“华城连环杀人案”发生于1986年至1991年间,有10名女子接连遭到绑架奸杀,其中仅一人逃脱幸存。

据韩国媒体报道,为了调查“华城连环杀人案”,韩国警方先后投入205万人进行搜查,是历史上调查规模最大的案件。

警方搜查了2万多名嫌犯,给4万多人做了指纹鉴定,给570人和180人分别做了DNA鉴定和毛发鉴定,调查记录装满5个大塑料袋。

但是,由于当年的侦破手段有限,监控、DNA检测等技术落后,尽管警方收集了疑似凶手的毛发、烟头跟体液样本,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。

由于最后一次案件发生在1991年,根据当时韩国法律的15年追诉期规定,全案在2006年4月2日终止搜查。

不过,随着技术手段的成熟,警方最近还是重启了对该案件的调查。调查中,警方新获取了案发现场证物中留在受害人衣物上的DNA,随后进行了DNA分析。

通过比对罪犯数据库发现,一名已经在押的无期徒刑犯人李某的DNA,与当年系列案件中第5、7、9次事件受害者衣物上残留的DNA完全一致,从而锁定了“华城连环杀人案”真凶的身份。

据警方介绍,李某于1995年因在家中奸杀妻妹,被判处无期徒刑,目前在釜山监狱服刑。

“花城连环杀人案”发生后迟迟未能破案,这一悬案多次被搬上银幕、舞台。1996年,在最后一起案件发生5年后,首次经韩国导演金光林编成舞台剧《来看我》;后根据实际调查资料与采访记录等,又于2003年被导演奉俊昊拍摄成《杀人回忆》搬上银幕。

在艺术家和观众念念不忘的背后,是整个社会对真凶尚未归案的愤怒、不甘与忧虑。

据韩国媒体报道,在警方本月19日确认嫌疑人李某为真凶后,当年负责侦办的老刑警们一边欣喜祝贺,一边拿着电话痛哭。

尽管嫌疑人终于现身令人兴奋,但一个沉甸甸的法律难题,也因此摆在了韩国警方与司法部门面前——追诉有效期。

2015年,韩国废除了杀人案的诉讼有效期制度,此类案件将被永久追诉直到破案为止。

但在“华城连环杀人案”发生的时候,韩国规定杀人罪的诉讼有效期限为15年。根据“法不溯既往”原则,这意味着该案件早已超过公诉时效。

不过,韩国警方对此表示,将不会因此就放弃调查,而是会“带着历史使命竭尽全力”。

2018年4月,被称为“金州杀手”的72岁美国加州前警察约瑟夫·迪安杰洛被捕。在距其第一次犯罪40多年后,中考语文资源:初三语文总复习专题训练,警方终于将这个连环杀手逮捕归案。

今年7月,美国一名叫塔普的男子,从一桩数十年前发生的谋杀案中重获清白,这一切也要归功于DNA和基因族谱技术发现的证据。

据报道,现年43岁的塔普1996年被控性侵、谋杀,1998年被判30年徒刑。

2018年,塔普的辩护律师团获权检验在当年被害者卧房发现的精子痕迹,利用DNA检测技术获得的证据引导警方擒获真凶,彻底推翻了对塔普的定罪。